近年来,“家庭指导”日渐成为的一项重要职能。2015年10月,部发布《关于加强家庭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“充分发挥在家庭中的重要作用”,指出各地部门要切实加强对行政区域内中幼儿园家庭工作的指导,推动形成主导、部门协作、家长参与、、社会支持的家庭工作格局。2016年以来,重庆、贵州、山西、江西以及江苏等地先后出台家庭促进条例,其中无一例外地规定,在家庭中应承担“指导”责任,要求幼儿园、中、中等职业建立健全家庭工作制度,开展家庭指导活动,将家庭指导工作纳入工作计划。

  从家校关系的历史来看,家庭指导于而言并非新事物,传统的家访、家长会都属于自发开展的家庭指导的范畴。然而,当前政策中强调“充分发挥在家庭中的重要作用”,则意在引导家庭指导工作从自发上升到自觉。在“家庭指导”成为国应自觉承担的一项新职能的背景之下,们有必要反思一下,家庭指导责任边界该如何界定?

  家庭指导能力面临现实困境

  属于公共领域,在教学过程中,通过不断建构自身的公共领域属性,发展和完善自由、平等、协商对话以及理性批判的特性,从而更有效地促进的公共理性、公共品德以及公共行动能力的发展。家庭属于私人领域,家庭具有私人属性,家风、家教、家训构建起多样化的家庭情景,通过家庭潜移默化的教养,孩子成就鲜明的个性。

  因此,和家庭相对独立,对个体成长而言,和家庭各具独特价值。然而,家庭指导本质而言是公共领域对私人领域的介入。因此,家庭指导需要在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之间寻求平衡,相关指导须有度。

  目前,的相关结构及功能定位还难以应对家庭指导责任。从功能上而言,是专门人的场所,培养人是的唯一使命,机构的运行都是以成长为中心展开的。

  家庭指导的对象是作为成年人的家长,相对而言,指导家长开展家庭,在现有结构要素中没有与之对应的功能;家庭指导对于而言是一种挑战。为了承担起这一职能,需要在机构、制度、人员构成等方面进行调整和改革,建立起相适应的结构。因此,当前家庭指导能力尚有结构性的局限。

  实践领域中,家庭指导工作还面临现实困境。家庭属于非制度化的,家庭的气氛相对轻松活跃、方式随机、灵活。相对而言,制度化强调专业性、标准化、规范化。当制度化的开展家庭指导时,面临两方面的困境。一方面,的专业性是否因其介入家庭招致负面影响。当以未成年为中心开展工作的面向家长提供家庭指导时,势必会在人员、精力、设施等方面分身于成年人的。的专业性由此面临挑战。另一方面,家庭是否因的指导而被“制度化同化”,使家庭的多样性、灵活性减弱,与家庭趋同。在开展家庭指导时,在指导的方式上可能会因“路径依赖”,采取的模式。当前家庭指导的实践中,举办讲座或大讲堂是最常见的一种形式、家庭指导往往被冠之“家长”的名称以及“家长课程”“家教读本”等概念的广泛使用等。这些情况在一定程度上都表明:家庭指导工作确实有对模式的“路径依赖”。因此,如何避免弱化的专业性,如何防止家庭被所同化,是开展家庭指导工作中需要解决的现实难题。

  家庭指导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,是质和量纵深发展的结果。然而,对家庭的指导不是无限的、更不是笼统的,它应该有明确而具体的边界。在家庭工作中应是者、策划者、统筹者。

  的重要任务是为家庭的专业性提供保障

  在开展家庭工作过程中,需要明确自身的目标、责任和方向。

  家庭指导以提高家长的家庭水平为目标。家长的能力涉及面广泛,“家庭能力”是家长能力的一个方面。承担家庭指导责任的出发点是“”,即为了营造良好的家庭环境。因此,家庭指导旨在面向家长普及科学的观念、传授正确的家庭方法、宣传优秀的家庭典型,从根本上提高家长的家庭能力。

  家庭指导以促进家长发挥家庭主体责任为导向。家庭属于私人领域,家庭具有私人属性;作为公共领域,在开展家庭指导的工作中,需要把握分寸,不能指望用家庭指导代替家庭,更不能越俎代庖,取替家长进行家庭。一方面,家庭指导的对象是家长,家庭的对象是孩子,两者不能混为一谈。另一方面,在开展家庭工作的过程中,应尊重家长的主体地位,突出家长“家庭主体责任”的地位。

  家庭指导应以相关能力的系统建设为前提。在当前,国政策强调“充分发挥在家庭中的重要作用”,明确将家庭指导赋予,这是当前国的一项新功能。因此,不能满足于家访、家长会等传统的家庭指导方式,需要在管理制度上进行创新,提高自身家庭指导的能力。长期以来,国中幼儿园在发展过程中,各项工作多是以课程建设、教学改革为中心,无论是的管理制度、还是的教师,还没有为开展家庭指导服务的系统性要求,因此需要在管理制度、教师能力建设等方面加强。只有加强相关能力的系统建设,才能真正发挥好家庭指导这一新功能。

  人才培养是工作的重心,教师是从事教学的专业人员,因此直接承担家庭指导是不切实际的。应重在发挥者、策划者和统筹者的作用。作为者,可以家长学习家庭知识;作为策划者,可以策划各种家长活动;作为统筹者,校内外各种家庭资源的整合是重要职责之一。为此,当前家庭工作的重要任务之一,就是开展制度建设、完善机制,为家庭工作的专业化提供保障。

  减少无意义互动,帮助家长科学参与

  在家庭指导工作中,应立足自身的优势,坚持扬长避短、“以为主”的原则,着重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指导。

  为家长呈现孩子的“过程”,帮助家长认识孩子。当前中长普遍关注孩子的问题,然而孩子在的表现家长们大都只能看到“结果”,看不到“过程”,这对家长而言确实是一种遗憾,也不利于家庭有效的开展。因此,创造各种条件让家长走进,让家长看到“课堂中的孩子”,直观了解到孩子们在的表现,可有效增进父母对孩子的了解,从而促使家长更加有效的开展家庭。

  与家长分享管理和运行的信息,帮助家长认识。家校合作是当前基础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,家校合作需要家校彼此认识和了解,其中,增进家庭对的了解,是家庭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。当前中国大多数家长并不了解的管理制度,也不了解运行过程,在此背景之下的“家校合作”很容易跑空。如果家长不了解的各项规章制度,不熟悉的运行机制,家长只能被动参与,“家校共育”的目标很难实现。因此,借助家庭工作的开展,可向家长分享管理和运行的信息,增进家长对的了解,促进家长更充分理解行动背后的逻辑,使各项工作为广大家长理解和认同,从而为营造良好的家庭支持环境。

  增强专任教师与家长“有意义”的互动,帮助家长科学参与孩子的学习。当下中国父母对孩子的异常关注和重视,家庭成为“的分校”,家长成为“教师的助手”等现象,一定程度即揭示了这个问题。然而,家长重视的方式可能欠妥、为孩子的学习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可能是无效的。如果说家庭不应该成为的分校,意在强调家庭不应沦为的变种。那么,们还应关注问题的另一个方面,科学引导孩子学习、正确帮助孩子完成学业,做教师合格的助手,却是家庭的重要内涵。而专任教师与家长共享学习目标、学习进度、学习方法以及孩子的学习特点等就显得尤为重要了。家庭工作,应改变无意义的互动模式,鼓励专任教师在学科学习上向家长传递有意义的信息,增强专任教师对家长的专业指导,可有效帮助家长参与孩子的学习。(作者:王东,系首都师范家庭研究中心副主任)